惠安男子房屋被莫名拍賣追蹤:法院稱執行無錯

  • 澎湃新聞  

福建男子房屋被莫名拍賣追蹤:法院稱執行無錯,三大疑問待解

2018年4月23日,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刊發報道《男子房屋被法院拍賣,有土地證卻收不回房,法院:正調查處理》,報道了福建惠安男子陳景松房屋疑似被該縣法院當作前妻財產執行拍賣的經歷。

近日,惠安縣法院研究室周主任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該案法院執行過程中無不當之處,不存在錯誤執行的情形。對于得出該結論的理由,周主任未作解釋,稱“將在適當時機以適當的形式作出回應”。

此前陳景松被惠安縣政府認定存在騙取土地證的行政違法行為,并將其土地證撤銷。陳景松起訴縣政府,經二審后勝訴,惠安縣政府撤銷其決定。

周主任表示,有關陳景松行政違法的行為,有關部門正在依法處置當中。

5月10日,惠安縣國土局陳姓副局長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則表示,目前未對該案重啟調查,由于案涉房產屬洛陽鎮,行政區劃在幾年前已轉由泉州臺商投資區(下稱“泉州臺投區”)負責,應由其開展調查。

泉州臺投區國土局相關負責人稱,洛陽鎮確實屬于臺投區管轄,他們今年4月份接到惠安法院發函才知曉此事。但是該案的行政行為是惠安國土局做出來的,前期也有調查取證,建議由惠安國土局來調查得出結論比較合適。

疑問一:陳景松所持土地證是否具有效力?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07年,集體土地證握在陳景松手上,其在惠安縣洛陽鎮建的房屋卻被惠安縣法院當作其前妻的財產執行拍賣;他提出異議后,法院不但駁回異議,還向縣政府發出司法建議,撤銷其手中的土地使用證。

隨后,惠安縣政府采納了法院司法建議書,撤銷了陳景松的土地證。陳景松一紙訴狀將惠安縣政府告上法院。泉州中院二審作出判決,撤銷惠安縣政府作出“撤銷陳景松土地證的決定”。

2015年1月,惠安縣政府正式撤銷此前作出的決定。

2018年5月10日,惠安縣國土局陳姓副局長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介紹,泉州中院二審判決后,縣政府已經根據判決對作出的決定進行撤銷,之后國土局再也沒有作出撤銷的決定。

陳景松所持的土地證目前是否具有效力?陳姓副局長說,“原來的決定既然撤銷了,(土地證)已經回歸到原始的狀態,當然還具有效力。”

如果說土地證仍具有效力,而土地證上的房屋卻已經被法院拍賣,競拍成功者同樣擁有合法手續,誰才是這個房屋的產權人?“那就是法院的事了,你要問法院。”陳姓副局長表示。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陳景松訴惠安縣政府案一審判決中,惠安法院判定陳景松騙取土地證批準登記,依據之一是陳景松在惠安國土局監察股一份談話筆錄,以證明“陳景松自己承認隱瞞離婚事實,騙取土地證登記”。但這份關鍵筆錄背后沒有陳景松的簽字,末尾寫著“當事人拒簽”。陳景松在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則否認在惠安縣國土局做過調查談話。

對于惠安縣國土局此前作出的調查情況,5月10日,陳姓副局長表示,當年的事情經辦人員已不在局里了,“我們都是后來進入國土局的,之前的事情怎么樣確實不清楚”。

疑問二:法院如何得出執行無錯結論?

近日,惠安縣法院研究室周主任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稱,該案法院執行過程中無不當之處,不存在錯誤執行的情形。對于得出該結論的理由,周主任未作解釋,稱“將在適當時機以適當的形式作出回應”。

周主任還向澎湃新聞出示了2009年9月3日泉州中院作出的二審判決。

該判決要求撤銷惠安縣法院一審判決,撤銷惠安縣政府作出的“撤銷陳景松宅基地土地證并收回注銷的決定”。雖然泉州中院判決陳景松勝訴,但理由依據是“縣政府無權作出該土地行政行為,屬超越職權行為。”該判決書中“認定事實”部分,引用了一審判決認定的“陳景松土地使用證系騙取”的內容。

那么,這份泉州中院的判決可以作為“陳景松土地使用證系騙取”的認定依據么?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陳景松曾向福建高院提出再審申請。2012年5月23日,福建高院對陳景松作出不予再審立案決定。決定中稱,生效判決已經以惠安縣政府超越職權為由判決撤銷了其行政行為,未對本案的事實和實體部分進行評判。

“我手上還拿著房產證,房子就被法院拍賣了,你說執行無錯,至少給個理由吧?”陳景松很無奈。

疑問三:“一房兩主”怪象誰來解決?

北京大悅律師事務所律師梁宏剛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法院支持了陳景松的訴訟請求,撤銷了政府的違法行政行為,陳贏得了訴訟,但并不意味著他可以獲得原房屋的所有權。根據《物權法》“一物一權”的基本原則,同一個不動產,也就是涉案房屋不可能設立兩個所有權。

梁宏剛表示,法院拍賣涉案的房屋,而第三人出于對于司法的信任,而且遵照司法拍賣流程,支付對價,取得了涉案的房屋所有權,即便法院處置涉案房屋的程序違法,該第三人屬于善意取得涉案房屋,根據《物權法》第106條的規定,該第三人的權利應當受法律保護。

近日,惠安縣法院研究室周主任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有關陳景松行政違法的行為,有關部門正在依法處置當中。而澎湃新聞向惠安縣國土局、泉州臺投區國土局了解,該案還未立案重啟調查,更沒有得出結論和“正在依法處置”。

惠安縣國土局陳姓副局長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則表示,目前該局未對該案重啟調查,由于案涉房產屬洛陽鎮,行政區劃在幾年前已轉由泉州臺商投資區(下稱“泉州臺投區”)負責,洛陽鎮的宗地檔案也移交給臺投區國土局,惠安這邊已沒有資料,已不屬于惠安辦理,應由臺投區開展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泉州臺商投資區成立于2010年,為國家級臺商投資區,也是泉州國家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的主園區,此前隸屬惠安縣的洛陽鎮現為臺投區管轄。

5月10日,泉州臺投區國土局一名李姓負責人表示,今年4月底接到惠安法院的函才知道這個事情,“事情比較復雜,我們所掌握的情況不多。”

該負責人表示,雖然洛陽鎮屬于臺投區管轄,但是該案的行政行為是惠安國土局做出來的,前期也有調查取證,同時按照“誰發證、誰撤銷”的原則,建議由惠安國土局來調查得出結論比較合適。

惠安縣國土局陳姓副局長則認為,由于區劃管轄的原因,具體的調查工作還是應該由臺投區做,“如果需要惠安縣國土局蓋章的,這邊再進行配合”。

安徽快3开奖结果今天 江西时时彩组选遗漏数据 体彩快乐扑克 河南快3 股票交易时间段 福彩3d追号计算器 足彩捷报比分网 DS真人手机版官网 bbin电子官方入口 北京赛车平投稳胜法 腾讯天天捕鱼 湖北快三统计图表查询 澳洲幸运5开奖现场 比特币行情最新价格走势图 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比特币交易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